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传统国学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时间:2015-9-30 9:20:41  作者:  来源:光明网  查看:2  评论:0


  【醉艺述】第二十二期·诗说古乐(一)

  几回花下坐吹箫


  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丨曹雅欣
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箫,现为八孔,与笛同源,同属于材质以竹制为主的、不加簧片的单管类吹奏乐器,鼻祖都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的骨笛。因此,很多人感觉笛与箫较难分辨。

  事实上,箫古称“篴”,发音为“笛”,笛箫确实容易混淆。直到唐宋以来,才明确称呼竖吹而无膜的为箫或洞箫,横吹而有膜的为笛。因此,一横一竖、有膜无膜,便彻底区分开了笛与箫。

  这区别,便形成了箫不同于笛的特色。笛膜震动形成了竹笛清脆明亮的声音,而由于无膜,箫的声音在竹管里荡漾而出时,音色就偏于悠远、深邃、柔美、沉郁,就像苏轼《赤壁赋》里所说:

  客有吹洞萧者,倚歌而和之,其声呜呜然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,余音袅袅,不绝如缕。舞幽壑之潜蛟,泣孤舟之嫠妇。

  赤壁之下、江水之上,当箫声起奏,飘渺如天外仙音,不绝回响于天地间,哀婉泣诉,引逗蛟龙的起舞、触动嫠妇的哀思。

  箫就是这样深邃,虽音量不大却影响力强劲。这种幽幽沉沉、缠缠绵绵、飘飘荡荡的气韵,正是独属于箫的气质。它的引导能使人沉浸在深层体味中,开启人的心扉,触动人的灵魂,是一种以静制动、以柔克刚的深沉力量

  所以洞箫与竹笛就形成了一阴一阳的区别:

  笛像是属阳的乐器,脆生生激越于阳光下;

  箫像是属阴的乐器,意绵绵悠扬于月光下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(清)费丹旭 月下吹箫图

  事实上,听箫,正是在月下才最有意境。比如清代黄景仁的《绮怀》所写:

  几回花下坐吹箫,银汉红墙入望遥。

  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

  缠绵思尽抽残茧,宛转心伤剥后蕉。

  三五年时三五月,可怜杯酒不曾消。

  独立风露夜,唯凭箫声幽咽为此生永隔的相思递诉;

  十五月圆夜,唯有箫声入酒抚慰披星伴月的断肠人。

  箫的阴性特征,使它的音乐大多都不是攻击性的、直来直去的表达,而像是婉转低回的、悠远轻柔的诉说。洞箫声转,如在耳边幽幽长叹,如是清风徐徐拂过,而轻轻带走了人的心。

  所以箫声也最合忧伤的情绪,箫管里释放出淡淡的愁绪、绽放出幽然生香的夜之花。伴随着箫的心绪,是伤亦是美,比如清代龚自珍的诗《吴山人文徵、沈书记钖东饯之虎丘》,其中就写过很美的句子:

  一天幽怨欲谁谙?

  词客如云气正酣。

  我有箫心吹不得,

  落花风里别江南。

  箫心幽怨,吹风落花,离情别绪,南国轻愁。箫声正如人声,动情于中,深情于外,似乎这样的音乐不是演绎出来的,而是诉说出来的、叹息出来的,甚至,是哽咽出来的。比如苏轼就形容箫是“如泣如诉”,而《秦楼月》中也这样描写道:

  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。

  秦楼月,年年柳色,霸陵伤别。

  乐游原上清秋节,咸阳古道音尘绝。

  音尘绝,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

  箫声如呜咽,送别伤逝,追远怀古,哀远道尘烟,思别离情苦。说“箫声如咽”,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形容。

  吹箫的时候,亦是体内气韵贯通、气息倾吐的时刻,吹箫人会感觉到胸中所有的郁气、沉思、深情等等萦怀难抒的情绪随声线输出体外。 奏箫,是气息吐纳、换骨轻身的过程。所以深深的愁绪倾吐而出后,箫声呜咽如泣,而演奏者本人反倒轻松畅快了不少。

  箫虽是吹管乐器,但是在演奏时并不需要太大的肺活量,与吹奏时更为“费气”的笛子、唢呐等乐器相比,箫是一种“养气”的乐器。箫声起落,是在和情养性,是在调理气息。所以吹箫也被优雅地称作是 “吟箫”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吴显曾(1908-1970)《吹箫引凤》

  吹奏乐是一种线性的音乐表达,因而才会有丝不如竹的说法——以丝弦构造的弹拨乐是颗粒状的音乐表达,它在感染力上逊色于线性乐器那绵延起伏、萦绕飘荡的声音。于是,似人语的箫,就常用于送别。被送别者,会在远行路上感觉那箫声久久回旋于耳边,萦绕不绝,这就是线性乐器的魅力,也是箫声轻柔低沉、轻飘婉转的功力。所以徐志摩会在《再别康桥》里提到:

  ……

  寻梦?撑一支长篙,

  向青草青处漫溯;

  满载一船星辉,

 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。

  但我不能放歌,

 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;

  夏虫也为我沉默,

 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!

  ……

  箫的送别,私语低诉却静水流深,“悄悄是离别的笙箫”。

  箫,为离别递上一杯荡着音符的酒,饮下它,声飘满路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其实,箫也并非只能沦于伤感,这种乐器由于音色柔婉,能适用于多种形式的演奏:独奏清丽、协奏飘逸、合奏和婉。

  于是,在节日、在乐坊、在闹市、在喜庆场合,都少不了箫的出席。比如辛弃疾在《青玉案》中就写:

  东风夜放花千树,

  更吹落,星如雨。

  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
  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

  一夜鱼龙舞。

  蛾儿雪柳黄金缕,

  笑语盈盈暗香去。

  众里寻他千百度,

  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

  灯火阑珊处。

  热闹非凡的元夕之夜,灯市如昼,火树银花,车水马流,笑语欢声。在此时的丝竹乐鸣里,竟是一向低回婉转的箫声为诗人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!说“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”!可见,箫虽低调,却非不能高调;箫虽爱静,却非不会热闹。比如箫的演奏名曲《良宵》,乐曲就十分甜蜜喜悦,轻快明丽

  而宋代柳永描写繁盛光景的《望海潮》里也说:

  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

  钱塘自古繁华。

  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

  参差十万人家。

  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

  天堑无涯。

  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

  竞豪奢。

  重湖叠巘清嘉,

  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

  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

  嬉嬉钓叟莲娃。

  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箫鼓,

  吟赏烟霞。

  异日图将好景,

  归去凤池夸。

  杭州繁华景,歌舞不眠地,如此好风光,诗人畅醉湖边,“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”,听箫与鼓声声荡入心扉,更加助兴。可见,箫的阴柔特征,只是一种非攻击性的婉转清扬,而不是一味的沉郁。它也能尽兴欢颜,也能助兴繁华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郑慕康(1901-1982年) 品茶清呤图

  不吵不闹、沉静幽深的洞箫声,如一束澄澈的白月光,如一双女性的温柔手,如一道静夜的花间风,它奏响的不是耳畔的热闹,它是在与人的内心深处对话,牵起人心中角落里的柔情。

  所以箫的阴柔化,也符合女性化的特征。

  自古女子奏箫,本身就是极美的一幅画,在古人画作里也时有体现,比如五代时期顾闳中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、明代唐寅的《吹箫图》等。而描写女子情思的箫曲《妆台秋思》,通过王昭君的思乡寥落,充分展现了一份闺怨深深的女性形象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(五代)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 (局部)

  在诗词中也常见女子与箫为伴,最著名的要论唐代杜牧的一首《寄扬州韩绰判官》:

  青山隐隐水迢迢,

  秋尽江南草未凋。

  二十四桥明月夜,

  玉人何处教吹箫。

  扬州晚秋,明月桥头,玉人吟箫,山水清秋,多么典型的一幅江南诗情画卷!比秋景更美的是山水、比山水更美的是月色、比月色更美的是佳人、比佳人更美的是洞箫。这箫声从唐代一直吹奏到今朝,每当人们提起扬州,就会想起这个充满诗情画意的玉人清箫夜。

  还有南宋诗人姜夔的《过垂虹》所写:

  自作新词韵最娇,

  小红低唱我吹箫。

  曲终过尽松陵路,

  回首烟波十四桥。

  红袖添香,浅吟低唱,吹箫应答,曲乐相和,箫最解人,人最称心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陈小翠(1907-1968)扇面画-小红吹箫我低呤

  这是箫声与人声的配合,而箫与笙也自古相合。有一个典故“吹箫引凤”,是说春秋时期秦穆公的女儿弄玉最擅吹笙,一日忽闻宫外有人奏箫,箫声与自己的笙极为和谐精妙,于是遍寻吹箫之人。此人在华山,名叫萧史,奏箫技艺能令天地为之动容,于是秦穆公便将弄玉许配给了他。

  二人婚后笙箫合奏,恩爱幸福。一夜,夫妻俩正在月下鸣奏,忽见一对金龙彩凤从天上飞来,接引二人成仙。于是,萧史乘龙、弄玉骑凤,飞升仙外。这个故事,也是成语“乘龙快婿”的由来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(明)仇英 吹箫引凤图

  其实,与箫最相合的乐器是古琴琴箫合奏时:

  琴声清丽,箫声悠扬;琴声如珠玉,箫声如引线;琴如阳刚之男儿,箫如婉转之女子。琴箫和鸣,天衣无缝。金庸著名武侠小说《笑傲江湖》中,就以大篇幅笔墨描写了知己之间、情侣之间琴箫合奏、天地作合的逍遥场景。

  古琴是一件格调高古的乐器,意境深远,正如箫,追求的不是花哨的技巧而是广阔的意境。而且,琴,居于文人四艺“琴棋书画”的首位,是君子必修的功课,它是乐教的工具、是君子的象征。所以箫与琴和谐,正说明箫也具有君子的格调,是品位不俗的乐器。

  格调高远,因此箫声有时候像是起自半空、犹如天外来音,不染尘俗,空灵旷古。这也跟箫的形制有关。——竹箫竖吹,音韵随竹管节节高升,箫声因而显得飘逸、出尘、高妙、灵动。这样的乐声,正适合禅修、适合清心、适合澄澈自身。比如宋代诗人薛嵎的《越僧一书记索赋二绝·松风阁》写:

  何处笙箫起半空,

  满山斜日动蛟龙。

  老僧无语凭栏久,

  过尽白云千万重。

  白云流过,日暮西山,箫声寻无处,似从半空来。这旷古悠远的箫声令老僧感悟良久,良久沉吟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所以概括起来,箫是一件非常典雅的乐器,很难把它与喧闹、俗气联系在一起,它的音色柔和,气韵悠扬,格调高远,感情深沉,它能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,让枯寂的夜柔美起来。箫的阴柔化特征,使它与笛、琴协奏时都能形成阴阳相谐、衬托互补的和鸣。

  总体来说,箫声入耳,音量不大、音色不吵人,它能越过耳目等表层感官,对人心进行一种深层次的浸润。

  最后用元代贡性之的诗《梅》来为洞箫的气质构画做收梢:

  眼前谁识岁寒交,

  只有梅花伴寂寥。

  明月满天天似水,

  酒醒听彻玉人箫。

  天水极远处,伊人独自闲。酒醒梦散,幽香为伴。有箫,画面就不沉寂;有箫,岁寒也不苦凄。

  箫声旷古,遗世独立,风姿洒然,静夜花香。

  一管竹箫奏青天,流云纤,鸟心闲。长吹千载,风花又春天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(明)唐寅 吹箫图


  作者介绍: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  曹雅欣,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副秘书长,“子曰师说”微信号、“学习经典”微信号创始人。

  青年文化学者。独立撰稿人、文化主持人、国艺解说者。

  光明网“醉中国”专栏作者。代表作有《国学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》等图书。其“国学与时政”系列文章,分别被全国上百家主流网站广为转载。

  策划并撰写了“琴梦中国”系列作品,包括《琴梦红楼》《琴颂诗经》等。

  “国艺解说”是曹雅欣首创的一种讲与演并重的、多种艺术形式结合的文化传播方式。在“琴梦红楼”、“琴颂诗经”琴歌艺术音乐会中,担任每场音乐会的文化主持。

  始终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传播,把国学、国艺做时代性解读。

【诗说古乐(一)·箫】几回花下坐吹箫

 

[责任编辑:张璋]


免责申明:

1、居士网所有文章、图片、视频除注明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采集自互联网和佛教图书,知识产权和版权均属原作者、网站、出版社。我站采编仅为弘扬佛法,若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及时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处理,谢谢。

2、本站文稿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、网站转载,但须注明出处及本站链接URL。

3、来源未注明“居士网原创”的文章,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其观点供读者参考。

相关评论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居士网的文章除注明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采集自互联网,若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第一时间删除。

慧通居士QQ:376862483     本站QQ交流群:174778746   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  

 国家工信部备案号:苏ICP备13055901号-1